黄金计划软件

设为黄金计划软件   官方微信
登录 |注册 |  扶贫电话:400-8769-858 |
资讯>文章列表>详情
【创业资讯】纸造艺术:浏阳七旬老艺术家醉心纸扎
发布:浏阳市社会扶贫公益平台   来源:浏阳网  

纸造艺术

七旬老艺术家醉心纸扎

他做的“龙”“马”栩栩如生

“萧老,我要的竹马怎样了?”国庆期间,浏阳文化馆群众文化干部李谟纪再次致电浏阳民间艺术家萧行敏老师咨询进度。群众文化活动风生水起,需要大量舞台道具,她特意拜请萧老帮忙制作。76岁的萧行敏曾拜师民间老艺术家谭秋生老先生门下,学习舞美制作。竹马、彩船、蚌壳、彩灯、花轿……各类道具在他手下变得栩栩如生。纸扎是一门古老的民间艺术,起源于古代民间宗教祀祭活动,逐渐成为庆祝节日的一种装饰艺术,融合了编织、绘画、雕刻、裱糊、剪纸等各类手艺,经由一代代艺术家传承。

半生醉心纸扎

“龙”“马”在他手下栩栩如生

“用于纸扎的竹子不要太嫩,也不能太老,两年以上的就可以用来做纸扎框架了。”国庆长假期间,萧行敏坐在院落里继续制作“竹马”,将竹子一根根剖细、去节,就变成一根根大小适中的篾条,这是纸扎的第一步。

篾条在老人手中非常听话,一两根相缠,三四根相交,根据动物的特有形态,很快就扎成了一个大致框架,细细一看,原来是“竹马”头部的骨架。骨架需要比例适中,各种细节比如眼眶、鼻子、嘴巴等都必须传神,这样才能在其基础上继续完善。

头型框架完成之后,接下来最见功底的就是“裱糊”工序。调好面糊,按框架宽窄剪裁好皮纸,分别糊在框架上。因为纸糊的头部需要多层皮纸重复装裱,同时利用面糊变硬的性质在框体上定型。湿度需要拿捏准确,太软太湿的纸张容易起皱,太硬太厚的纸张又缺少张力。

如今时代在进步,纸扎工艺也有了改进,为防止道具破损,以往所用的纸糊已经被纱布或者绸子代替,一些细节处也有了更多选择。比如“竹马”的眼睛、耳朵可以用泡沫进行雕刻,更显质感。完结后,萧老就在纸扎上进行绘画,体纹、眼睛、嘴巴等等,再装上鬃毛、眼珠、缰绳、花边等做修饰,一件纸扎作品就做好了。

拿着手边刚做好的竹马头和马屁鼓套在身上,俨然就是印象中让人追忆的艺术作品。

萧行敏由于舞美工作的需要和爱好,半生醉心于纸扎艺术,作品活灵活现,受到大众的欢迎。在1997年浏阳市“百龙迎香港回归”大型活动中,萧行敏迎难而上,一个人完成了三条彩龙灯的制作,作品栩栩如生。2000年浏阳市举行迎新春彩灯会,他为活动布景扎实忙活了一个多月。他还曾和师弟谭红鹰一起被邀请到广东韶关制作大型宫灯,纸扎艺术名声在外。

师从老一代艺术家

为浏阳民间艺术奉献心力

竹马、彩船、蚌壳、彩灯……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追忆,浏阳在节庆期间就曾多次举办花灯展,当时的花灯都是纸扎师傅们一个个费尽心思做出来的,其中就有不少是萧行敏的作品,挂在浏阳城大街上,人们蜂拥而至,穿梭观赏,几乎是万人空巷,好不热闹。

萧行敏年轻时候就爱好纸扎,1976年调至浏阳县花鼓戏剧团担任舞台美术工作,为了让舞台表演元素更加丰富,他不断学习和琢磨,制作了许多舞台演出道具。他的纸扎品颇受欢迎,还得自于老一代艺术家谭秋生的亲传。

回忆起已故的谭秋生老先生,萧老直言师傅的手艺可谓炉火纯青,登峰造极。据悉谭秋生的舞美制作让人大开眼界,在戏剧《芙奴传》中,谭秋生曾制作出一个大的街景,青楼酒店肉铺药铺等样样具备,极尽繁华之态。火烧的时候,只听得火苗呼哧作响,朱红的门梁渐渐烧成焦炭,这个一丈六尺高、四丈多长的布景就这样化为灰烬,人们赞赏中又交口叹息,可惜了老人制作的这条街!

“我还亲眼见过师傅制作的兔子,可以自己在舞台上蹦来蹦去。”萧老说,观者都啧啧称奇,原来是师傅在里面放置了钟表发条。不仅兔子,谭秋生老先生制作的马儿会吃草,蟒蛇会吃人!可以说,浏阳的纸扎艺术在浏阳文艺界以及群众活动历程中,发挥过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浏阳市戏剧曲艺工作者协会编印的《浏阳花鼓戏》一书中提及,浏阳素有“戏窝子”之称,花鼓戏深受广大市民喜爱,期间有不少表演艺术工作者的付出,更有谭秋生、萧行敏等幕后艺术家的付出。尤其谭秋生、萧行敏师徒一起醉心于纸扎艺术,制作了大量的民间纸扎,为民间艺术尤其是浏阳花鼓戏、群众文化奉献了自己的心力。

对话

它不仅是一种道具更是一种情怀

纸扎需要具备书法、绘画、造型、历史、建筑等多方面的知识,最初它活跃在丧俗、民间宗教祀祭活动中,普及之后渐渐成为民间庆祝节日的一种装饰艺术。时间沉淀,如今的纸扎已经成为集扎制、贴糊、剪纸、泥塑、彩绘等技艺为一体的民间艺术。

“因为它是和群众文化、民间民俗一同发展的,具有深远的文化根基。”萧老说纸扎艺术在民间又称“糊纸”“扎纸”等等,在狭义上来说就是祭祀或丧俗活动中的纸扎品,但在广义上来说,它的意义更为宽泛,包括有人物、纸马、风筝、彩灯等等,纸扎彩灯等在各类节日中喜闻乐见,纸扎人物、动物、布景等道具在舞台表演中更是不可或缺的一种喜庆烘托。

如今的纸扎艺术,更是与时俱进,纸扎物品种类越来越多,在各类表演或者舞台展示中非常受欢迎。萧老表示,不止如此,很多家庭甚至把纸扎作为一种亲子活动,他的家人和孩子就非常喜爱纸扎,有时过年过节,喊上大家坐一起共同制作灯笼、彩龙,这比街头买的道具更显喜庆和快乐。

“民间民俗的就是世界的,它不会消失。”李谟纪说,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人,更懂得这期中的情怀。几个月前她创作一场关于浏阳童谣记忆的节目,复原了浏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生活,那里有闹竹马、耍花灯等民俗记忆,其道具就来自萧行敏之手。该表演非常成功,影响深远。

最让萧老以及老艺术家们欣慰的是,浏阳纸扎艺术已经列入浏阳市(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不仅是一种道具,更是一种情怀,有了更多人的关注和喜好以及传承,它将重新绽放,在新时代中越走越精彩!